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学术活动>>正文

桂子山人文论坛第128期 赵宪章教授谈符号学视野中的文学与图像

发布日期:2014-04-14 00:00  作者:科研办  点击:

(通讯员谢璐璐)411日下午330分,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赵宪章教授应邀在我院做了一场题为“符号学视野中的文学与图像”的学术报告。本次报告由胡亚敏院长主持。副院长苏晖教授、文艺学教研室黄念然、魏天无、徐敏、万娜等老师以及文学院百余位硕博士聆听了讲座。

赵宪章教授以“图像时代”文学理论界的三种误解揭开了讲座的序幕,通过对徐冰《天书》和《地书》差异的分析,指出当代表意领域的二律背反,进而提出符号学正是阐发其深层学理的有效途径。他从实指与虚指、可名与可悦、在场和不在场三个层次,层层深入地为大家揭示了语言和图像之间的关系。 

赵教授指出,语言一般是实指的,图像则是虚指的,但语言经过图像化之后,也能成为可以虚指的符号。他以曹植的《七步诗》为例,揭示其中由语象所建构的隐喻世界。语言是一种“理性符号”,因此可名。而图像因虚指性,且图像符号距离身体更加贴近,倾向于可悦功能。所谓“文学图像化”,并非是图像和语言艺术的简单对译。赵教授以“图以载文文自轻”来解释图像对于文学的“双重虚化”,认为这是一种符合自然规律的文学图像化规律。 

赵教授从叙事的角度揭示了“图说”的在场和语言表意的不在场。“视觉陷入”使“图说”成为可能,然而“图说”毕竟只是一种“皮相之见”,说不出“皮相”之外的存在。赵教授借用索绪尔的偏正短语“音响形象”,指出语言的音乐性是文学之所以成为文学的第一特征,并结合《洛神赋图》语图共享的叙事,以“口角”和“口吃”阐释出“图说”的不透明性决定了它不可以像语言修辞那样重复叠加。 

胡院长最点评中指出,赵宪章教授的讲座运用当代西方图像理论,结合中国文学的特点梳理了图像和文字的关系,见解独到,包含丰富的信息。赵宪章教授精彩的讲座不仅为桂子山的学子拓宽了另一片视野,更印证了文学理论揭示“图像时代”人类面临极大危机的人文关怀。 

上一条:桂子山人文论坛第129期 普度大学哈里斯•莱昂纳教授谈“哲学和文学” 下一条:邢福义先生赴澳门讲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