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学术成果>>正文

流失日本的《广雅疏义》稿本标点精校本出版

发布日期:2016-04-11 13:22  作者:杨梦倩 张苏涵  点击:

    (通讯员 杨梦倩 张苏涵)一走进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黄建中教授的书房,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两排高大的书柜,藏书整齐地置于其间,空气里似乎也隐约氤氲着墨香。老先生正伏案进行学术研究,而桌边放着的,就是中华书局刚刚出版、由他和李发舜先生标点精校的《广雅疏义》上下两大册。看到我们的到来,老人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清人钱大昭写作而未得刊行的《广雅疏义》稿本,以及它流失日本及回归得以整理、校点、出版的漫长而曲折的历程。

 

(图为黄建中教授伏案工作)

一、《广雅》及《广雅疏义》稿本

《广雅》是中国继第一部词典《尔雅》之后的第二部词典,是魏代张揖为广补《尔雅》所作的一部语词释义专书。《广雅疏义》是清代朴学大师钱大昭对《广雅》所作的研究和疏释的一部伟大著作。清钱大昭,字晦之,江苏嘉定(今属上海市)人,朴学大师钱大昕之弟。《清史稿》载:“大昭少于大昕者二十年,事兄如严师,得其指授,时有两苏(宋苏轼、苏辙)之比。壮岁游京师,尝校录《四库全书》,人间未见之秘籍,皆得纵观,由是学问益浩博。又善于抉择,其说经及小学之书,能直入汉儒阃奥。尝欲从事《尔雅》,大昕与书,谓:‘欲穷《六经》之旨,必自《尔雅》始。’大昭乃著《尔雅释文补》三卷及《广雅疏义》十卷。”

关于《广雅》的重要性,清人王念孙在其《广雅疏证叙》中说:“其自《易》、《书》、《诗》、《三礼》、《三传》经师之训,《论语》、《孟子》、《鸿烈》、《法言》之注,《楚辞》、汉赋之解,谶纬之记,《仓颉》、《训纂》、《滂喜》、《方言》、《说文》之说,靡不兼载。盖周、秦、两汉古义之存者,可据以证其得失;其散逸不传者,可藉以窥其端绪。则其书之为功于诂训也大矣。”可见《广雅》对阅读古籍、研究汉语词汇的发展与演变是多么的重要!

然而对这样一部重要的专书《广雅》,只有到隋朝曹宪作的《音释》四卷(因避隋炀帝杨广讳,故改称《广雅》为《博雅》,名《博雅音》)。《博雅音》重在注音,只是间或说明字体或略作诠译。到了清代,训诂大兴。庐文弨、顾广圻、王念孙、钱大昭等人对《广雅》进行了校勘或注释,出现王念孙的《广雅疏证》和钱大昭的《广雅疏义》这样两部巨著。王念孙的《广雅疏证》重在利用《广雅》广收汉语古籍的古词古义作汉语词族语族的系联与研究,对《广雅》所收的有些词语则未予疏释和提及;而钱大昭的《广雅疏义》则对《广雅》所收的每一词语都进行了疏释,并引出该词语在古籍中所出现的句子书证,对我们阅读《广雅》和古籍、正确理解汉语古词古义,都会带来极大的方便。所以,王念孙的《广雅疏证》和钱大昭的《广雅疏义》,各有特点,各有其用!

 

二、《广雅疏义》的稿本未及刊行就流失于日本

王念孙的《广雅疏证》写成后就得到了刊行;而钱大昭的《广雅疏义》,约于清乾隆五十八年(公元1793年)写成稿本后,未得刊行。清谢启昆《小学考》始著录之,载卷五王念孙《广雅疏证》条后,并附有清人桂馥《广雅疏义序》。《序》云:“今海内治《广雅》者三家:一为卢先生文弨;一为王先生念孙;一为钱先生大昭。馥幸得同游,素闻风恉者也。钱先生之《疏义》先成,请而读之,叹其精审,当与邵先生《尔雅疏义》并传。”又据清邵懿辰《四库简目标注》《广雅》条下载:“朱修伯曰:‘钱晦之大昭亦著《疏证》,稿存同里劳氏;又传抄本在仁和瞿氏,名《疏义》,二十卷;许氏亦有抄本。’”上引各说都可证明,清人钱大昭确有《广雅疏义》稿本及稿本手抄本。

1940年(日昭和十五年)正值中日战争的相持阶段,日本静嘉堂将钱大昭的《广雅疏义》手抄本影印为《静嘉堂丛书》之二。该影印本前有《清抄本广雅疏义解题》一篇云:“本书乃陆存斋‘十万卷楼’之旧藏本。”又该影印本前後均影有“归安陆树声藏书之记”篆字方印。据我国著名版本目录学家、前湖北省图书馆馆长徐孝宓先生告知:“静嘉堂所藏传抄本,系得之归安陆心源旧藏。心源去世後,其子陆树藩尽将其先人所藏书以十万两银售诸日三菱财团崖崎弥之助,时光绪三十三年(1907)。事详日人岛田翰撰《百百宋楼藏书源流考》。陆心源子四,长子树藩,次子树廉,三子树声,四子树彰。传抄本‘归安陆树声藏书之记’印中之‘树声’,乃陆心源之第三子也。”又该本卷末影有清人严杰于嘉庆戊午年(1798)借阅此抄本後写下的一行识语,亦据徐孝宓先生告知:“严杰,字厚盟,钱塘人。严氏潜研经术,邃学能文。阮元深赏之,故邀其佐编《经籍纂诂》。後又从阮氏赴广东,佐编《经解》。严杰盖在浙分纂《经籍纂诂》时,假读是书之传抄本。识语为严杰手笔,不误。”由此可证,日本静嘉堂将钱大昭的《广雅疏义》手抄本影印为《静嘉堂丛书》之二,确为清朴学大师钱大昭所著未及刊行的《广雅疏义》手抄本。

 

三、保护文化遗产的曲折历程

我国著名训诂音韵学家、山东大学殷孟伦教授去到日本,十分不容易的将该影印本拍成照片带回国内。最终得到日本静嘉堂的这个影印本后,正值国务院古籍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和中国训诂学研究会成立之初,于1983年交付弟子黄建中教授整理校点,争取在中国正式出版。在黄教授书房的墙上,还挂着当时会议的黑白照片,依然可以看到训诂界大家当年的风采。

 

在中华书局编辑部和华中师范大学科研处的大力支持下,黄建中教授和李发舜同志经过五年的奋战,查阅大量资料,访问有关专家,对《广雅疏义》抄本进行整理精校。所作工作概括说,有:其一,对全书加标了通行标点符号;其二,对《广雅》正文和曹宪《音释》,用王念孙《广雅疏证》和王念孙校《博雅音》进行勘校,若遇有抄写错误,则径予改正;若为异说,则予以保留,并出校记加以说明;其三,对《广雅疏义》所引用之书证,一一查覈原书。若遇错写、别写,则径予改正,不加符号和说明。若是补出的脱字、书名、篇名或卷数,则加[ ]号表明;其四,对底本中的错字、别字、衍字、草体字 、不规范之手写体俗字、不常用之异体字和避讳字等,亦径予改正,不加符号和说明。标点精校稿完成后,交中华书局编审赵诚先生和张力伟先生审阅。他们通读、审查,提出一些修订意见,经点校者修改誊清后,交付印刷厂排出清样。但由于中华书局人事变动,书稿清样审阅工作被迫停顿下来。

 

四、最终出版

直到2010年4月12日中华书局重新派人与点校者黄建中、李发舜重新签订《出版合同》,经中华书局古籍编辑室主任秦淑华博士五年的艰苦审校,并编出全书字头的笔画和拼音索引。于2016年3月,这部50万字的训诂专书、流失日本的《广雅疏义》书稿,经过标点精校,终于首次出版。

 

(图为《广雅疏义》书稿)

这本书的出版,凝聚了多位学者三十余载的努力,是对中国传统文化遗产的保护,更是中国文化学界、训诂学界、汉语词汇学研究者的又一盛事!

 

上一条:《黄曼君文集》出版座谈会召开 下一条:千载汉字,妙蕴乾坤——李向农教授评介《汉字春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