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对外交流>>教师交流>>正文

桂子山人文论坛第183期 奥芬根登博士谈全球化背景下的世界文学

发布日期:2016-12-09 17:01  作者:陈敏  点击:

 (通讯员:陈敏)12月7日晚7时,来自美国顶尖文理学院布兰迪斯大学的奥芬根登博士/助理教授(Dr. Ari Ofengenden)做客桂子山人文论坛,在文学院一楼外国文学研究所做了一场题为“全球知识:社会与文学”(Global Knowledge:Society and Literature)的讲座。此次讲座由文学院苏晖教授主持。聂珍钊教授、黄晖教授、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博士及硕士研究生、访问学者等数十人参加了此次讲座。

 奥芬根登教授在以色列海法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研究对象为犹太诗人亚伯拉罕·施隆斯基并出版了两部相关专著,之后曾任教于德国图宾根大学神学系,并是该校国际科学与人文伦理学研究中心(IZEW)的研究员。奥芬根登博士目前执教于美国布兰迪斯大学近东与犹太学系,同时担任普渡大学出版社(Purdue UP)比较文化系列丛书的编辑,并将从2017年1月起担任A&HCI收录期刊《比较文学与文化》(Comparative Literature and Culture)的主编。  

 在当晚的讲座中,奥芬根登博士采用了小组讨论的互动式课堂教学法,与大家一起探讨了以下问题:全球化交流和互联给文学带来了何种影响?上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最重要的作家有哪些?他们分别有着怎样的社会功能,扮演怎样的社会角色?什么是“典型”作家?当下作家的写作语境在哪些方面有别于上世纪60年代?等等。这些启发性问题激发了与会同学讨论的兴趣,大家发言踊跃,现场气氛热烈。同学们分别在中国文学和世界文学的范围内回答了这些问题,比如有同学认为全球化推进了文学的传播,加速了各国各民族文学的交流,而后殖民文学和流散文学也凸显了前所未有的多元文化语境。从文学理论的发展来看,全球化无疑给中国输入和输出批评思想带来契机。针对不同时期文学,有同学分析了中国在上世纪特殊时代背景下产生的政治抒情诗和样板舞台作品,在批判其政治化倾向的同时也肯定其塑造民族特性的积极作用;也有同学将视角投向同一时期西方兴起的存在主义哲学及受其影响涌现的大量文学作品,讨论了它们对个体责任感的产生和二战创伤记忆的修复所具有的正面意义,与同时期中国文学的集体主义形成对照。讨论在关于上世纪90年代至今的文学媒体数字化和文本传播个人化的问答中进入高潮,“如果说1960年代前后作家的使命是借助大众传媒对文学乃至语言进行现代性改造的话,”奥芬根登博士总结回应道,“那么1990年代,即冷战结束、全球化勃兴之时,诸如拉什迪、莫里森、库切、哈金这样的作家在面对全球化了的读者时,其实显示了比以往更强烈的民族性。”在讲座的尾声,奥芬根登博士强调,所谓“典型”作家,就是能担当起本土本国文化与世界文化之间的传声筒或中介者角色的作家。  

 奥芬根登博士的讲座最大程度地印证了交流互动在学习过程中的积极作用(即所谓“教学效果金字塔”)。这些讨论、问答和对话激发了在场同学们思辨的主观能动性,这样新颖的讲座形式也令未来将走上三尺讲台的听众受益匪浅。苏晖教授和聂珍钊教授充分肯定了大家在讲座中的出色表现。  

上一条:桂子山人文论坛第186期 潘海华教授关于现代汉语中几个难点问题的交流 下一条:桂子山人文论坛第182期 大嶋仁教授谈文学的本质及其意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