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对外交流>>学生交流>>正文

桂子山人文论坛第137期 世界著名语言学家伊丽莎白·克洛斯·特劳戈特来我校讲学

发布日期:2014-05-15 00:00  作者:科研办  点击:

  (通讯员 高天)515日上午9:30,世界著名语言学家、美国斯坦福大学资深教授伊丽莎白·克洛斯·特劳戈特(Elizabeth Closs Traugott)受邀在我校逸夫国际会议中心学术报告厅作题为构式框架下的语法化模式与类推作用再思考的讲座。本次讲座由文学院罗耀华老师主持,聆听讲座的除了文学院、国际文化交流学院、语言研究所、外国语学院的老师们,还有来自各个学院的博士生、硕士生以及本科生等。

在主持人隆重介绍后,特戈特教授开始了本次讲座。她从构式的角度重新分析语言的历史变化,提出构式化和构式变化这两个概念并对其进行详细的区分。在谈到变化时,她强调这种变化是用法上的变化,而非是语法上的变化。她列举了学术界目前关于语法化的两种主要观点:缩减和依赖性增加的语法化以及扩展性的语法化,从构式的角度看,她认为语法化中的缩减和扩展不是对立的,而是在变化中相互交织的。特戈特教授在讲座中还专门谈到关于“be going to”这个十分常见的英语短语的重新思考。她将短语所指称的时间分为两种类型:指示和相对。前者是指所指时间与话语时间一致,而后者阐释的是晚于话语指称事件的时间。

在对讲座进行总结时,她回到了最开始提出的两个问题:目前语法化的两种模式是如何共存的?类推作用到底是什么?对于第一个问题,特戈特教授认为这二者是相互补充的,而且定向性比之前所认为的更加微妙。而对于类推作用的恰当解释,她认为类推作用之大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对于类比思维和实证分析的区分应该更加受到重视。  

在最后的提问环节,大家积极抓住这次来之不易的学术交流机会,踊跃提问。一位亚洲留学生结合自己学习语言的经历,提出“be going to”和“be gonna”有什么区别?特戈特教授耐心的从构式角度解释,认为二者在意义和语用角度差别不大,只是形式上的区别,或者是风格上的区别,一个正式一些,一个随意一些,同时她也更加全面的从发音简省和使用的随意性上进行了补充分析。

本次讲座在特劳戈特教授耐心的解答中拉上了帷幕,她和蔼的笑容和渊博的学术功底赢得现场观众雷鸣般的掌声。据悉,本次讲座为特劳戈特教授“Constructionalization and Constructional Changes”系列讲座之一,下一场将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

 

伊丽莎白·克洛斯·特劳戈特是世界著名语言学家、斯坦福大学教授、语法化理论的创始人之一。1980年以来先后担任斯坦福大学语言学系主任、研究生院院长、美国大学教授联谊会(AAUP)斯坦福分会主席、司库、斯坦福大学顾问委员会委员等。1978-1980年任国际历史语言学学会会长,1987年任美国语言学会(LSA)会长,1994-1998年任美国语言学会总司库,1999年以来任国际语用学会顾问委员会委员、《英语语言学问题》系列丛书主编之一、牛津大学出版社纽约分社语言学代表。著有《英语句法学史》、《文学学生语言学》、《语法化》、《语义演变的规范性》、《词汇化与语言演变。其中《词汇化与语言演变》一书我校罗耀华、郑友阶等参与翻译成中文版并于20136商务印书馆出版。

上一条:中美学生联谊晚会,互动默契情深意长 下一条:桂子山人文论坛第131期 马歇尔•布朗谈短篇小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