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文苑风采>>人物专访>>正文

【学子专访】文学之星李昊宸:剪裁妙处非刀尺

发布日期:2016-11-15 17:05  作者:田金灵 张唯  点击:

漫吟“犹信有人千里外,同听窗外落花声”,他是感故怀旧的执着者;  

高咏“青松渐没西风里,认取云帆作壮游”,他是修身尘世的抒怀者;  

低唱“怅对清江,一声欸乃,徒涨相思泪”,他是寄情赋物的想象者。  

他是朋友眼中的写诗少年,有诗人的才气、诗人的痴情、诗人的情怀;他也是社员心中的大神,带他们畅游文学世界、品味现实生活。对他自己而言,他就是李昊宸,是文学院2014级的学生,也是摇篮文学社现任社长,爱好写诗,特长写诗。                            

与诗歌相遇:吟安一个字  

李昊宸在大一上学期时参加了摇篮编辑部的一个培训,那次培训邀请的主讲人是辜学超,也是他后来的师兄。辜学超对古诗的章法格律做了一些讲解,这激发了李昊宸对诗词的向往。培训结束后,李昊宸回到宿舍慢慢琢磨,两天半过后,他拜了师。他还记得自己写了一首《水龙吟》,在给其师段维老师看后,针对段老师指出的不足,李昊宸修改了20次,在那将近三天的时间里除了上课和改词,他现在已经想不起当时还做过什么了。

 

写诗已经成为他记录和抒发日常感情的主要手段。他看待事物常常带进一些回忆性、情感性的“东西”,而他把这个“东西”表达出来最自如的方式就是写诗。他可以一天什么都不干,把琐事放一边,就好好的写两首诗,这对他来说是非常快乐享受的事情。  

与文学相伴:文章千古事  

在李昊宸看来,任何文体都值得尝试。刚进摇篮文学社时,他加入的是散文组,当时他的一个文学观念是文章“应该有社会功能,需要的是不平则鸣、为大众发声”。这个观念现在还没有完全消除,但他却有了更坚定的认知:一篇作品应该先写自己的内心,把自己先表达清楚,然后再去考虑和他者建立一个关联。  

   他将自己创作中遇到的障碍概括成两大点。一方面,师长传授的更多的是理论,是一种宏观性的、通史性的理论储备,而创作更多的是课业之外的实践。因此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在文学创作上,而这个时间别人用来读教材、读一些老师布置的书目。“我时间不怎么够用,连那部更新特慢的《秦时明月》都追不上。”他是这样说的,“为了一个爱好舍弃另一个爱好”。另一方面,在他看来所有的文学创作一定是孤独的,写到一定的程度的东西基本上不可被分享,无法被理解。在今年桂花节活动期间,他将自己创作的《汉宫春·夜过桂子山题桂花并序》拿出来跟同学们分享。尽管在创作时李昊宸情绪并没有很复杂,也仍有社员说理解不了,但是他珍视一切同等的交流。  

与社团相依:道阔天地明  

去年李昊宸去徐州参加会议,湖北省著名作家刘醒龙也出席了该会,并在会上提到了华师摇篮文学社与武大浪淘石文学社,表示愿意对两个文学社团提供必要的文学支持。会议流程中公布了刘醒龙老师的电话,李昊宸就留心记下,会后主动联系刘老师,并邀请他出席由摇篮文学社主办的讲座。同时,李昊宸应刘醒龙老师提议,也邀请了文学院李遇春教授出席讲座,展开了一段作家与评论家的对话,收效甚好。作为摇篮文学社社长,他希望文学社在下一届的带领下继续回归文学本真。正如他所说的:“我喜爱文学,因为文学而有了摇篮,所有我要做到让摇篮回归文学。”  

   今年是李昊宸任摇篮文学社社长的第二年,而摇篮已经有36年的历史了。他认为摇篮如果想活得久,不能只靠开山那几个人。他常说文学社团必须不断探路,每一条路都不是适应下一年的——所以文学社团不能因袭,不能追慕某个人,不能把某个人树为标杆,要每一个人都去探路,而不能一直在回溯。他还提到每一代都可以有很棒的东西——郑保纯老师那一届非常棒,这一届也非常棒,但二者由于时间差的很远已经不具有可比性了,只要为了文学就都很棒。  

与生活相拥:随意春芳歇  

十月十四日李昊宸父亲来到武汉陪他过生日,父亲为他准备了蛋糕,带他去餐厅吃了顿饭。李昊宸小时候常与父亲讨论《三国演义》、金庸 ,家人就是他的一个动力,然而他的作品中却鲜有关于家人的。在他看来,既然出生了,就已经和家人密不可分,这是不用拿到官面上讨论的一个状态,为人子就是自然的状态。

 

   李昊宸还是朋友口中的“卖萌专业户”,他喜欢收集各类表情包然后发给他们,也会跟朋友互侃。课余时间他会健身、听歌,和大多数文人不同的是,他会追综艺节目,也会看动漫,《神奇宝贝》、《数码宝贝》都是他历久弥新的童年记忆。他在写作时是严肃的,在与人相处时又幽默宽厚。他可以连续几日与师长、社员探讨同一个文学话题;也可以与同学们一起吃饭、聊天、唱歌,而非一味地谈论诗歌。他属于诗歌,同时又源于生活。  

   李昊宸对白雪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他在北方时最喜欢看下雪。他最喜爱没有被除雪机除过、也没有人踩过的雪地。在课业紧、压力大的初、高三时期,只要看到一片大雪,他整颗心就能安静下来。武汉没有那种大雪,他便常去摇篮文学社办公室或者自习室独自看书,近乎贪婪地享受安静。

与理想相会:吾生未有涯  

   按李昊宸自己的话来说,他自我身份认同感较强。即使身份角色多变,但只要呈现在他身上,他就会努力地让这个身份达到最好。作为文院大家庭的一员,李昊宸怀有从未动摇的志向:在文学院既能够实现自我,好好创作;也能够作为一个标杆,在文院的烂漫星空中闪烁。当提到文学院,大家可以想到他,甚至第一个想到他,这都将会成为使他快乐而又富有成就感的事情。  

李昊宸近期的规划之一是尽快给新社员在社团找到归属感。新生来时,他曾向新成员们宣讲“欢迎来到最强势的文学团体”。如今,为证明所言,李昊宸精心策划每一次的社团活动,忙中有序、忙中有乐。  

在文学创作领域,他自称将开启“忙里偷闲”的模式——正如《芳草》诗歌主编老师说的“堂堂正正做人,偷偷摸摸写诗”。同时,李昊宸清楚地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要想有好的创作,想把诗歌写的更好,站到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写诗,必须通过学业去完成。如此,等待他的将是繁琐的考研准备工作,等待大家的却是少年笔下生生不息的诗歌。

上一条:【学子专访】公益之星杨梦倩:以爱为马,追梦前行 下一条:【学子专访】文院学习之星刘娟:求索之路 尝试先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