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专访】郑保纯老师:寄身翰墨再弘道-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

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文苑风采>>人物专访>>正文

【教师专访】郑保纯老师:寄身翰墨再弘道

发布日期:2016-12-07 01:34  作者:张唯 郭丰伟  点击:

 “掌门今古传奇,旗下名将无数”,《绿林记》序中友人称之为“诸侠之师”;从早春到暮冬,简笔勾勒田园生活,筑“草木一村”读者追随寻觅;走入高校,教写作课讲求科学,摸索工作坊模式,在线上被学生亲切称之为“狮虎”……“我是编武侠的木剑客,写散文的舒飞廉,教写作的郑保纯。”轻描淡写一句话,将三种身份展现在一起。他,便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作家、媒体人郑保纯老师。

 

重返校园:喜为学子乐为师

 结束了十余年的编辑生涯之后,郑保纯老师去苏州大学汤哲声先生门下,攻读大众文化与通俗文学的博士学位,准备重返高校。2014年10月,他回到桂子山,试讲写作与实用写作两门课程。  

 从杂志编辑到高校教师的转型并不容易。学校院系领导给予了他很大的支持。他努力将文学理论与编辑工作经历、自身创作经验结合起来,“就像去爬武当山一样,由乌鸦岭出发,把一级级的台阶,回环曲折的道路,一路的楼台亭阁都设定好,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金顶,让同学们,特别是有兴趣的同学,沿着这条路出发。有一天他有了见识与勇气,想开辟另一条新路,也能以先前的理论与实践作为参照。”这便是郑老师在写作课上反复强调的,写作课程的有效性。在实际教学中,他采用了“写作理论”与“学生实践”相结合的工作坊模式。因为有与许多作家打交道的经历,他对由爱好者成长了业余作者,再成长为职业作家的艰难“天路”很深刻的体会。“我们并不是要将每一位对写作有兴趣的同学培养成作家,而是希望通过写作课的训练,让同学们发现并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体会创作的艰辛与喜悦,尽可能地成长为一流的作者。”郑保纯老师认为,写作其实是一门科学,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首先要发现自己的“创作天分”,并通过系统的训练,让“天分”像种子一样生长出来,只要能持之以恒,养成良好的写作习惯,最终都可在无限广阔的写作领域的某一方面,成为优秀的作者。  

 写作课上的学生们对郑老师的最初印象,多为声音平淡清柔,为人温和儒雅、注重实用。而随着接触的深入,同学们也纷纷认识到他幽默有趣的一面。郑老师为写作课建立的线上交流群名叫“木剑客之名侠会”,因为爱用非狮非虎的QQ图像,学生常在群里称呼他为“狮虎”,他也不时与他们进行互动,将学生习作中有待改进的片段配以风趣点评进行分享,或是就实时新闻、校园生活谈论所感。对于这种线上互动师生关系,郑老师认为,教师应当具有严厉一面,同时也要有温和的一面。作为长辈,严格要求的立场不能放弃;同时也应该具有作为朋友的温情一面,能够与学生进行平等深入的交流。他坦言自己向学生学习了很多东西:最新的文化潮流、他们所倾心的各类型作品、惯用的表达方式……同时他也将自己的“飞廉的村庄”微信公众号交给学生打理,刊登课堂优秀习作,将之构筑成为展示学生作品的平台。协助运营公众号的团队成员们认为,老师的构想能够使优秀的习作不掩埋于尘土,他们愿意参与其中。在他们的努力下,微信平台已得到不少报刊媒体的关注。  

 

笔耕不缀:技精于道静守心

 郑保纯老师本科就读于华师。1991年来到华师之后,他便加入了学校的桂子山诗社,在陈扬等学长的指导下创作诗歌,后代表华中师范大学参加湖北高校的“一·二九”诗赛获奖。作为诗赛活动的秘书长,郑老师参与组织了三届“一·二九”诗赛。他回望起大学生活:“那个时候校园诗歌的气氛很好。每个星期都有活动,那时候的博雅广场,可没今天这么漂亮,我们晚上一起在草地上读诗。我们每人都有一个本子,去抄国内外诗人的诗作。大家会把这些抄的诗一起朗诵,也把自己最新创作的诗拿出来讨论。”直到毕业后,他都一直觉得自己努力的方向是写诗。他的成名作《飞廉的村庄》却是一本散文集,其创作算是偶然之举。2003年,在天涯社区闲闲书话BBS版上,他以“舒飞廉”为ID,写了一组回忆乡村生活的随笔,因为得到很多人的关注、追随与好评,便慢慢地将它结构化、系统化,每天早上起来写一小段,坚持了一年,最终结成一个十来万字的集子,由华夏出版社出版,2012年又由天津教育出版社更名《草木一村》再版。有评论家认为,《飞廉的村庄》是网络文学的重要收获,与苇岸、刘亮程、李娟等人一起,开创出新世纪乡土散文写作的潮流。

 写文章不难,写好却不容易,郑老师说道,写作是尽可能把创造力表现出来以发现、完成自我的过程:“文学既是发现你自己的工具,又是发现并创造、整合传统的载体。中间既有乐趣,却又艰辛异常。”成名作家表面上风光无限,但写作实际上是难度极大、面向孤单的自我、同时缺少安全感的艰苦的脑力劳动。每一个作者都要面对过去浩如烟海的了不起的文本,面对当下由不同的媒介平台上成长起来的优秀同行。长时期对作品的沉浸,工作的辛劳、孤独、痛苦,忧郁的负面情绪的挑战,是写作负能量的一面。当你意识到能熟练掌握一门技术,能用它来探求事物的真相的时刻,就说明你被你的职业选中了。“不是一个人想要成为一名作家,而是作家这种职业挑中了你,这个时候是很可怕的,已经由不得你写不写了。”郑保纯老师执着于写作的状态,是对庄子“技进于道”思想的诠释。  

目前,散文方面,郑老师在为《文学报》、《文汇报》等报刊写一点专栏。小说方面,他刚与网游“剑侠情缘3”签约,应邀创作官方小说。他还常常回家乡去采访,深入正在转换的乡村生活,力图感受原汁原味的乡村人、事、风物,几乎每个月,他都会回孝感老家呆上一两天,住在空无一人的老房子里,一个人读书,写文章。  

 

探索求新:剑胆琴心敢为先

 在2010年出版的系列小说集《绿林记》一书中,郑保纯老师就进行了复兴宋话本的大胆尝试,业界评论为“代表着国内由类型文学、传统叙事领域向新文学探求的努力”,文本凸显出先锋写作的气质, 是国内奇幻文学的代表作品。评论家张定浩认为:“这样的写作姿态,一方面多少沾染了些许埃科所谓的后现代主义特质,即拥有面对精英和大众的双重译码;同时,又并没有在后现代式的拼贴、戏仿和反讽中丧失对于生活意义的严肃渴求;而是连通了《西游记》、《笑傲江湖》和《魔戒》这种以外部历险之名暗传内在修真心法的中西方幻想文学的小传统。这使得舒飞廉的《绿林记》系列写作,亦古亦今,既俗又雅,且新且旧,看似散漫无稽,却自有其内在抱负,以至于我们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该用什么美学标准去衡量它,评判它。在这个意义上,文学期刊对于其所谓“太先锋了”的指认,多少还是有些准确的。”

 而在乡土散文的抒写中,他同样以独特的视角勾绘出了与大多数乡土作家不同的文化图景。当提及“美丽的中国”、“乡土文化”,在多数的乡土作品还停留在批判乡村的愚昧、黑暗,在描述种种落后的伦理关系时,郑老师的创作逐步离开乡愁的美学层面,更多立足于自然主义的视角。他赞同把农民转移到城市,赞同使乡村退回到自然、荒野,以一种生态的自然代替原来的乡村。他赞同城镇化,他觉得建立一些极具效率的、包容乡土文化和城市文明的小城镇,是解决目前城乡两级问题的一条道路。他反对桃花源,反对农家乐,反对抢救乡村的“行为艺术”,在最近的专栏文章中,他以生物的多样性、生态的修复去观察乡村,关注它从传统的乡村田园向荒野与农场交织的当代林园的转换。  

 在被问到给初学者推荐书目时,郑保纯老师提到的是《西游记》。他称之为“一本最简单又最复杂的书”。因其丰富的情节与个性鲜明的人物,《西游记》衍生出影视、文字等多种样态,它把中国深层次的文化结构,即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以“内丹”的概念统一起来。他谈到,“内丹”的概念并不像我们所想的那么深奥晦涩。《西游记》,《射雕英雄传》,当下的网络玄幻小说,公园中的太极拳等活动,核心思想都在于“内丹”——人们如何通过身体的修炼,把宇宙的“气”和自己的“气”交会到一起,天人合一,来滋养活泼泼的生命。  

 

纸张之外:愿得浮生半日闲

 教学科研之外,郑保纯老师谈到他的爱好,一是坚持每天早起,绕沙湖公园跑步,一是看电影。除了国内外科幻武侠相关题材的类型电影,他也对文艺电影颇有兴趣,伯格曼、侯麦、安东尼奥尼、黑泽明、金基德、昆汀、徐克……他喜欢穷尽一个导演的代表作,一站一站往下看。青年时期的郑保纯老师尤好收集碟片和淘旧书。他收集有近两千张碟片。当年武汉的诸多旧书店,藏在条条小巷,他几乎每周都去光顾。这些文化人的习惯,现在都被网络打败了,说到这些,郑老师言语中也不免遗憾:“方便是方便了,但实际上走进旧书店淘灰尘扑满的旧书,在汗津津的碟屋里淘碟子的乐趣没有了。”

 

 对于郑保纯老师而言,还有一大快事,便是自己下厨做饭。他笑道,自己最喜欢的事其实是逛菜场。每周送读高中的儿子去培优时,他爱去逛汉口的沈阳路菜场。赶巧的是,菜场里的菜贩都是郑老师的同乡人,说着孝感话。因为有幼年时种菜买菜、亲近泥土的经验,他戏称自己是“最精明的买菜人”,萝卜白菜,都挑得出最新鲜的。他每天守时回家做饭。师母与儿子对郑老师的手艺赞不绝口。  

 虽然带出过庞大的作家团队,但在家庭教育方面,郑老师却并未过多干涉孩子的作文:“重要的,是让他有感受、观察、思维、想象的能力,这一切是写作文的根本。”谈到理想的生活状态,他认为当下能够把书教好,写好论文,每年写出几篇小说、十几篇散文,让自己的创造能力、所谓的天分生长起来,便已然是理想的状态了。  

 风吹梧桐树,我们在梅亭访问郑老师。他说当年《摇篮》编辑部就在七号楼后面。在给校园里有着文字梦的学子们寄语时,郑保纯老师说:“文学也好,写作也好,天分真的不是很重要。或者说,我们本来就具有这种天分,更重要的是阅读、训练,沿着一个相对的有规律的、科学的路径,去创作、去练习。假以时日,我认为大家都可以成为非常出色的作者。”  

 

上一条:【教师专访】刘兮颖老师:倾心为人师,漫步科研路 下一条:【学子专访】第九届师范生技能大赛粉笔字一等奖得主夏婧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