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专访】刘兮颖老师:倾心为人师,漫步科研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

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文苑风采>>人物专访>>正文

【教师专访】刘兮颖老师:倾心为人师,漫步科研路

发布日期:2016-12-15 19:10  作者:李净娆  点击:

(通讯员:李净娆)她,有着会说话的眼睛和明媚温暖的笑容,课堂上飞扬的神采,將欧美文学的精华侃侃道来;科研中专注的思考,从专注犹太作家到放眼世界;生活中多样的兴趣,让每一天愉悦而富足。她,就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老师刘兮颖。

轻松课堂,相辅课余

“老师很善于启发学生自主思考,并加以点拨和鼓励,她的课真正做到老师与学生双向交流,共同上好一门课。”有学生这样评价。确实,有着渊博的知识并受到美国教育方式的影响,刘兮颖老师无论在课上还是课下,都鼓励学生提出不同的见解,借以提高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她的课堂轻松活跃,同学们乐在其中。在学生问问题时,她会专注地看着他们,很仔细地听,微笑着,然后和他们交流,解决他们的疑惑,这种方式使得他们的思维得以开阔。她在每学期第一次课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电话电邮告诉学生,如果学生对她的教学有任何的意见建议,可以以各种方式跟她沟通,每信必复,这种课下交流的方式也为一些因害羞不敢课上发言的学生提供了新的平台。

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访学经历对她的教学方式有很大启发,她直言“在伯克利的时候他们的课堂就非常自由并富有启发性,他们师生之间的交流比我们多很多,教学上会进行分组讨论,学生的积极参与度要胜过我们很多。”为此,她鼓励学生积极大胆提出自己的想法,希望他们以开放的视野和宽容的心态来接受新生的事物以及学术观点。她认为大学生最重要的是阅读能力的培养,不论什么国家时代,每一个伟大作家的成功之路最关键的因素是阅读,从很小的时候起他们就开始阅读,这种习惯保留终身。 “我经常对学生说一定要博览群书,广泛的阅读才能奠定你无所不知的基础。”她希望学生在课堂上只记自己不懂的东西,要有问题意识,逐步培养创新性思维与批判性思维能力。培养出有个性有思想的学生,一直是她的愿望。   

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在她看来,要积极上进,有目标有思想,也应该有自己的个性,提升自己,实现自身价值虽然重要,既然为人师表,培养出有创新精神的学生也是非常关键的。   

赴美访学,受益匪浅   

2014年8月,在国家留学基金资助下,刘兮颖老师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访学时光。加州的阳光、海滩、美国民乐无不令她沉醉其中,而她最爱的还是加州的蓝天白云。在被称为“没有围墙的大学”的伯克利大学,她收获颇丰。那里的图书之多给刘兮颖的印象犹为深刻,“伯克利大学有三十多个图书馆,它的图书馆在北美洲排名第四,”她谈到,数量众多,宽敞明亮的图书馆为在校学生的学习提供了很大便利,“你可以在里面找到任何你需要的书。”   

当然,对刘兮颖影响最大的伯克利大学的教学方式。伯克利大学实行小班制,一个班只有二三十人左右,这就保证了老师对每个学生有充分的关注与了解,也为“因材施教”提供了条件。课堂上学生自由组合进行讨论,老师会跟他们开玩笑,课堂气氛轻松自在,学生的投入程度很高。这些教育特色令她感慨颇深。   

刘兮颖表示申请访学是为了做科研,另一方面也希望了解中美教学方式的不同之处。为此她参加了本科、博士研究生等不同层次的课程学习。“美国大学导师会给你机会参加他的讲课,他会在授课的过程中告诉你如何进行研究。”她很赞成这种授人以渔的方法。在伯克利的课堂博士生被要求轮流做个人陈述,上课之前他们要把材料群发给班里所有人,由其他同学提问,共同分析解答,最后导师会表明自己的看法,这种教学模式给了刘兮颖很大的启发。伯克利大学以多元文化著称,全世界各国的学者在这里学习交流,本科生的学习也突破了导师和学科的限制,“你会很明显地感受到那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它具有包容性。” 而伯克利大学的学习负担之之重也令她感慨不已,在伯克利大学。没有课前大量的阅读,很难真正在课堂上有所收益。那里的学生在大学期间过得很紧张,他们来去匆匆,中午吃饭时间都要同时在电脑上敲出自己的文章,为下午的讨论做准备。“我常对学生说你们太轻松了”在刘兮颖自己的课堂上,对阅读数量与深度的强调,双向交流,轻松的学习氛围,无不受这段访学经历的影响。   

致力科研,成就斐然   

从研究生时期便开启的科研历程,到现在已逐渐开花结果,刘兮颖用不懈的努力与探索为自己的科研之路开疆扩土。在书海中苦苦追寻,在思索中点亮灵感,功夫不负有心人,成就也纷至沓来。她曾主持完成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犹太伦理与叙事艺术:索尔·贝娄小说研究”,并参加四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在国内核心期刊上多次发表论文,现正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20世纪美国犹太文学中的记忆书写研究”。2011年刘兮颖出版了一部学术专著《受难意识与犹太伦理取向:索尔·贝娄小说研究》,在书中着重探讨了犹太知识分子在当代美国社会面临的伦理困惑与精神危机,以及犹太伦理道德在美国当代社会受到的冲击及特殊的启迪和引导作用。湖北省社科期刊第二届专题优秀作品三等奖的荣誉也是对她科研成果的极大肯定。在众多欧美文学家中,美国犹太作家索尔·贝娄无疑是她研究的“主角”。“我觉得和他特别有缘分,他在1976获诺贝尔文学奖,我是1976年出生的。”刘兮颖笑着说。谈到对于索尔·贝娄的认识,刘兮颖认为他是一个具有人文关怀的,对于人类的未来持有积极乐观态度的作家,他的高明之处在于把犹太民族的整个受难史和对人类在当今社会这种物质文明冲突之下所面临的困境结合起来,赋予了一定的文化内涵,具有形而上的意义,他的作品既具有犹太性,同时也具有世界性和超越性。

大学教师的职业在体制内也保有自己的一份个性,有独立的时间和空间,这也为刘兮颖的科研提供了极大便利。处在优秀的团队之中,有文学批评理论的创始人聂珍钊教授这样优秀的学科带头人的指导,刘兮颖的科研工作可谓受益匪浅。团队一直在做积极建设的过程,一直在向西方学习,吸纳一些理论观点,聂老师把团队成员的观点传递出去,建立起自己的体系,也使中国的文学批评理论得以长足发展。对于教学和科研的关系,刘兮颖表示教学相长,教学过程中得到很多启示,同时科研做得好也会有利于教学,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过程,教学科研是并行不悖的。     

书香萦绕,多彩生活   

从小到大,书都是刘兮颖最亲密的伙伴和最重要的引导者。从小学到高中,凭借出色的文笔,她得到了很多语文老师的欣赏与鼓励。他们会让她参加作文比赛,将她的文章作为范文在班里阅读。《儿童文学》和《少年文艺》便是她非常喜欢、常年订阅的杂志。刘兮颖对外国文学的喜爱与系统的阅读从大学开始,在整个大学期间她开启疯狂阅读模式,出于对巴尔扎克的喜爱在一个暑假看完他的大部分作品。随着阅读面的不断扩大,她的视野也愈加开阔了,不再局限于少数几个作家,而是将目光扩展到世界文学上。诸多作品中,她对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巴尔扎克的《驴皮记》、茨威格的短篇小说《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等书情有独钟。后来到了读研的阶段,出于做具体的作家研究的需要,刘兮颖开始研究美国犹太作家索尔·贝娄,对文学作品的阅读也延展开去,扩展到犹太哲学史和文化史,广泛大量的阅读使她的工作成绩与生活状态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她对买书有一种“执念”,家里宽大的书房被满了书籍,身处其间应该闻得到浓郁的书香吧。

工作之余,刘兮颖有很多爱好,如旅游、跑步、健身。美国人有很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他们注重健身,注重身体健康,在这方面刘兮颖受他们的影响很大。健身就是在出国以后养成的习惯,刚到美国访学时未能完全适应当地环境,跑步就成为一种放松的方式。从开始时的上气不接下气到现在的从容不迫,刘兮颖收获的不只是不错的体力,更是坚持与愉悦的心态。从回国到现在刘兮颖仍保持着每个星期跑步的习惯,跑三到五次,一次一小时。她也喜欢爬山,泰山、黄山、庐山、嵩山、华山……中国的名山差不多被她踏遍了,她甚至有了爬珠穆朗玛峰的“野心”。爬山带给她很多快乐,“去泰山时爬了八个小时,”刘兮颖分享了她的一次爬山经历“有一次爬泰山时天降大雪,没有缆车,走上去又走下来,路上好多人摔跤,地上全是冰,我穿了登山鞋都差点摔跤,虽然疲惫,但还是蛮有成就感的。”健身的习惯也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访学时养成,并保持至今,“健身使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提升,会有鼓舞作用。”她笑着表示。对以后的生活她也有很多憧憬,退休之后会去环游世界,去南极,去珠峰,去非洲……“世界很大,应该去看一下。”   

又是一个新的学年,她期许新生的精彩表现,也向他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希望你们具有浮士德精神,积极进取的精神,不断地向上,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遭遇什么样的困境,不要放弃希望,最重要的一点,把自己变强大”   

教学在佳境游走,科研向深处漫溯,充满魅力的优秀教员,专注的工作与精彩的生活,前方,她将越行越远,走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上一条:【教师专访】张筱南老师:生活从真来,喜乐自心得 下一条:【教师专访】郑保纯老师:寄身翰墨再弘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