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文苑风采>>教师推荐书目>>正文

教师推荐书目——王炜老师推荐书目

发布日期:2016-10-16 21:10  作者:文学院  点击:

 

本期, 我们请来了王炜老师为大家推书  

刘知几《史通》

 《左传》、《史记》等作为独立的文本,早已存在。但是,直到隋唐时期,它们才与相关的文本正式整合成一体,建构起一个全新的部类——史部。唐代史学家刘知几撰写的《史通》论及修史的义例与方法。这部书的根本旨向在于,立足于知识分类由七略向四部转型的节点,以新生的史部为切入点,在四部分类法下重新思考、厘定中国知识体系建构、变动、整合的情况。  

章学诚《文史通义》

 四部分类法萌生于魏晋,定型于隋唐。到了清代,历经千余年的发展,这套知识建构方式已无法适应知识要素在数量、规模、类型、质态上的迅猛增长,逐渐失去了它曾有的合理性及合逻辑性。章学诚的《文史通义》正是在四部分类法面临自我突破、自我重构的转型时期出现的一部论著。《文史通义》关注的不仅仅是“文”和“史”,而是综论经、史、子、集四部的源流变迁。章学诚提出“六经皆史”,他的目的在于,打破四部的构架,将所有的知识要素杂糅于一体,之后,再重新区画这些知识要素各自的类别归属。章学诚被视为中国古典史学的终结者,的确,他具有包纳四部并终结四部的器识与魄力。

 

刘永济《十四朝文学要略》

 中国近现代知识体系下的文学学科并不是从西方原封搬迁而来的,而是在中国本土的知识架构中生长出来的,是从七略中的诗赋略、四部分类法中的集部,不断转型、裂变而成的。在诗赋略—集部—文学学科不断转换的过程中,前有公元六世纪初成书的《文心雕龙》,后有公元二十世纪前期的《十四朝文学要略》。刘永济先生谈及人、事、学、行说,“上有千古,下有千古”。中国文学学科正在经过的“上下”“千古”,就在于《文心雕龙》与《十四朝文学要略》之间吧。  

 还要说的是,读了《十四朝文学要略》,才真正领悟,文与道的融会,可以美到至境。这是一部文学史著述,但每每捧读,总会内心激荡,以至于泪流满面。

 

钱基博《中国文学史》

 如果说,《十四朝文学要略》在气局、义例、风格上嗣续了《文心雕龙》,钱基博先生的《中国文学史》接续的则是《诗品》。《十四朝文学要略》建构的是文学学科的宏观格局,《中国文学史》厘次的是文学架构下诸多的作家与作品。《中国文学史》与《十四朝文学要略》与其他诸家文学史著述有着根本的区别:钱、刘二位先生立足于中国本土的学术理路,从传统的“集部之学”而出,向划定近现代的“文学封域”而行。  

 钱基博先生《中国文学史》中的作家、作品是鲜活的,跟随着钱基博先生的论述及论断,我们触碰到的是文学、文学史的生命、活力与温度。事实上,钱基博先生的每一部论著、每一篇文章都函藏着学者的胸襟与气度、眼界与识力。钱基博先生的论著,述而少作。近些年,才渐渐体悟这种体例的妙处——既显他人之风骨,也见自我之筋力。

 钱基博先生生前执教于华师。坐在华师任何一个角落,阅读钱基博先生的论著,不仅仅是在获取知识,也是在追索、破解自己学术生命的密码。

 

福柯《知识考古学》

 坦白地说,我可能还没有读懂这本书。因为,我无法清楚地判定它在学术体系中的位置,无力把握住它的内在逻辑,我甚至抓不住它的核心观点。当然,我也可能已经读懂了这部书。因为,这些年,写论文无从下笔的时候,我就抓起这本书,随手翻到某一页,它总能激发我的思考。最重要的,我可以确定,是在读了《知识考古学》之后,我才稍稍解悟刘永济先生《十四朝文学要略》和钱基博先生《中国文学史》蕴藏的意义、格局以及气象。也许,读书的玄妙与喜乐,正在于此。

 

上一条:教师推荐书目——张磊老师推荐书目 下一条:教师推荐书目——魏天无老师推荐书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