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文苑风采>>诗歌散文园地>>正文

第二届桂子山诗歌对话会举行

发布日期:2016-11-01 17:09  作者:敖翔  点击:

(通讯员:敖翔)10月30日上午,由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华中师范大学诗歌研究中心、《中国诗歌》编辑部、《诗镌》编辑部联合主办的第二届桂子山诗歌对话会“诗的新与旧:本质与功能”在文学院一楼学术教室顺利举行。著名学者、复旦大学蒋凡教授,中国文学地理学会会长、广州大学曾大兴教授,著名诗人、湖北省诗词创新研究会副会长傅占魁,江西师范大学杜华平教授,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田禾,著名批评家、长江文艺出版社编审赵国泰,著名诗人、洪山区作家协会主席张少林,著名诗人、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饶彬,著名法国华裔诗人张化,黄鹤诗社副社长高寒,著名诗人、《语文教学与研究》主编剑男等嘉宾出席活动。对话会由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文学研究所副所长邹建军教授主持。参与本次对话会的,还有本地的一些诗人、本校的研究生及诗歌爱好者。

活动伊始,我院2015级硕士敖翔以一首《蜀道难》(李白)的古诗朗诵,欢迎各位嘉宾的到来。对话会进入第一个阶段,曾大兴教授率先发言。他认为新旧诗不能相互对立,而应彼此汲取营养。新诗的魅力在于可以表现更为丰富的内容,形式上不受格律的束缚;旧诗则胜在其精致闲雅的审美韵味,二者各有所长。诗人田禾对此表示赞同,他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强调旧诗、新诗应该相互学习、融合。当前新诗创作存在五类大的问题,即缺乏社会责任感、刻意追求技巧导致过分晦涩、形式大于内容、口水诗泛滥以及“先锋”诗刻意标新立异。同样,当前的旧诗创作也存在一些问题,不少旧体诗人的创作往往大同小异、缺乏个性。对此,蒋凡教授引用现代学者刘文典“诗即观世音菩萨”的论断,认为无论新体旧体都必有三要素:生活(“观世”)、音律(“音”)、悲悯(“菩萨”),并当场吟诵了杜牧的《清明》、王之涣的《凉州词》、苏轼的《蝶恋花》等三首古诗。  

针对田禾提出的旧诗创作“大同小异”的观点,杜华平教授持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旧诗创作必须先立再破,唯有先学得“像”,才能在此基础上有所创新,新旧体诗歌创作都必须承载和传达现代人的思想和精神。法官饶彬则提出了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诗的看法,每一个人都应尊重他人对于诗歌的认识。诗歌不仅存在于远方,更存在于当下,诗人应该从身边生活中发现诗意。他还当场朗诵了自己的作品《失眠》,引起了与会者的浓厚兴趣。随后,我院2016级硕士朱晓薇带来新诗朗诵《大堰河——我的保姆》(艾青),获得一阵热烈的掌声。  

对话会进入第二个阶段,关于诗歌的探讨愈发热烈。傅占魁重温了自己艰难的学诗历程,表达了对诗歌的热爱。剑男认为旧诗和新诗的关系并未断裂,优秀的新诗实际上继承了旧诗的精神。同时,他不提倡写作旧体诗,他指出旧体诗难以表现现代生活。  

对此,曾大兴教授持反对态度,认为旧体诗创作同样可以吸取现代词汇,而并非已经僵化。尽管新旧诗差异明显,张少林仍然坚持认为优秀的新旧诗实际上拥有两大共同元素,其一都重视立意(注重意象和意境),其二是注重语言剪裁(语言精练,讲求音韵)。我们对旧诗应有一种敬畏之心,对新诗则应当有向往之情。赵国泰则以“典雅收敛”和“张扬奔放”两个词概括了旧诗和新诗的总体特征,主张新旧诗创作都应追求极致,切不可陷入极端,这是当下中国诗坛存在的问题。  

在第三个阶段,我院2016级硕士丁萌献上古诗朗诵表演《春江花月夜》(张若虚)。2016级硕士甘小盼代为宣读了因特殊情况未能到场的《中国诗歌》执行主编谢克强的发言。谢克强认为诗的新与旧是相对的,新诗中有优秀的作品,旧诗中也有优秀的作品,因此两者不可对立,而要有机地统一起来,只有这样,中国诗歌才可以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主持人邹建军教授对今天的对话会进行总结,他认为今天的探讨相当热烈,大家围绕诗的新旧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对话,在相当程度上达成了共识,为起草“中国诗歌宣言”奠定了基础。历代都存在新诗与旧诗的区别,诗人的探索推动了诗的发展,而新的东西出来之后,旧的东西也不可能消失,所以新旧对立是一种常态,对此不必大惊小怪。中国诗人不仅要以开阔的胸怀对待诗的新与旧,还要以开阔的胸怀对待文化的西与东、古与今。同时,诗体也是多种多样的,各种诗体中都有上品也都有下品,我们不能以个人的好恶来否定他人。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本次诗歌对话会圆满结束。

 

上一条:骚坛斗诗缅屈子 诗韵流芳意绵长——寒梅诗社第四届端午诗会顺利举行 下一条:文华讲谈第五期暨摇篮文会第一期顺利举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