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中心>>教研天地>>正文

【教师专访】陆方喆老师:对外汉语是一座桥

发布日期:2017-04-14 17:15  作者:莫琳琳  点击:

(通讯员:莫琳琳)他叫陆方喆,在网络上,他喜欢叫自己吉吉如律令。现实中,“喆”是他恰如其分的写照。喆同哲,在说文解字中 ,“哲,知也”。人如其名,从求知到传知,他满怀热情,与“知”相伴,追求明“哲”。他,就是文学院对外汉语教研室讲师,陆方喆。

诗书常伴,文华承源  

“从小我就喜欢读书,它一直陪伴着我的成长。” 陆方喆老师是一位虔诚的读者,大学与文学院结缘,如今将“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作为主要研究方向,与他儿时的热爱密不可分。孩提时每每生日,他就缠着父母去买各式各样的书作为生日礼物。发现了图书馆的新天地后,他便成了那里的常客,凡尔纳的科幻小说、《杨家将》《水浒传》等都是他当时的最爱。中学时有的同学抱怨文言文晦涩难懂,他却将读孔孟之道当作课后闲暇之宝,乐在其中。荷尔德林的《人,诗意地栖居》一诗给他带来不少启发,“文学是自在的、从容的,刨除功名利禄世俗烦忧,给我们带来审美上对诗意生活的憧憬与追求。文学能够可以增强我们对生活的理解与把握,求得内心的安详与和谐,也为我们提供一种诗意栖居的方式。”  

正是怀着对文学的一腔热爱,18岁的他以优异的成绩进入武汉大学文学院,继续着文学之旅。武汉大学自由的学风和浓厚的人文气息给予了他更多的文学养分。

学文学,但不止于文学。他十分认同“文史哲不分家”的观点,读书时广为涉猎,谈来也如数家珍。“那个时候比较青涩,文学上更喜欢读青春、感情类的作品,像王小波、王朔、余华、苏童、王安忆、村上春树等现当代文学大家的作品大都读过。历史方面钱穆先生的作品最吸引我,像《国史大纲》、《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等名著都细细拜读过。初读哲学会感觉比较高深枯燥,但那些人文性、思想性强的作品往往具有独特的魅力。”他在《人类简史》一书中找到了集文学、哲学、历史于一身的平衡,“是历史又是哲学,语言优美晓畅”。

良师、益书让陆方喆老师对语言学有了更多的思考。“本科伊始,我也对语言学兴趣寥寥,直到我遇上冯学锋老师,读了《社会语言学》,才让我开始转向语言学。”冯老师在西方语言学概论的课堂上的讲授深入浅出,在教学方法上与苏格拉底的“精神助产术”有异曲同工之处:用问题启发、引导学生们思考语言学的各类问题,并创造性地提出学生如果能提出三个有见地的问题,那么期末可以不用考试的三问免试制度。冯老师创新型的教学方法逐渐点燃了他对语言学的兴趣,而这份火苗在他读了陈原的《社会语言学》一书后燃得愈加旺盛了。“读了这本书我才明白,语言学与人类以及社会密切相关,并不等同于书本上干瘪枯燥的文字,其背后大有学问。”  

一本书,一位老师,加上心中对传播中华文化的使命感,他选择了武汉大学对外汉语专业继续深造。后又到北京大学攻读博士。谈起自己的求学经历,陆老师感慨万千:“我很感谢年轻时能转益多师,在多个高校、多个城市求学。就是在那时我懂得了要敢于并善于设定目标,然后努力实现它。这对我以后的人生有着极大的帮助。”乘着文学的扁舟,他从珞珈山到未名湖,于浩瀚书海徜徉;撑一只时光长蒿,他转入汉语更深处,满载一船星辉。

辗转中西,妙施教方  

研究生二年级时,陆方喆老师顺利通过国家汉办的重重选拔,被派往美国匹兹堡大学孔子学院从事为期一年汉语教学工作。刚刚踌躇满志地踏上异国的土地,他的心中充满了对新鲜世界的热烈的探究之情。然而当新鲜感褪去,在教学中他却有一种无力感:“我低估了汉语对外国学生来说的难度,也没想到自己在教学中还存在这么多的不足。很多语法点真的不知道怎么教。”“了”是一个在汉语中广泛使用和高度灵活的词,除了表示体意义,暗示新信息等基本作用之外,它还有很多不同的使用规则和意义,是一个非常复杂而实用的虚词。但对使用英语思维思考的外国学生来说,他们习惯性地将‘了’与英语过去式的规律性进行比较,怎么学都想不通。“我也感到深深的无力,因为有时用学术的语言他们听不明白,用通俗的语言又无法全面概括。”随着教学的推进,陆老师开始反思怎样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教学能力、深化对汉语的认识。因此回国之后他下定决心报考北大的对外汉语教育学院,继续攻读对外汉语专业博士。

一年的美国之行,美国主张自由讨论、以学生为主的教育理念让陆老师深受启发,他也将这些理念贯彻到自己的课堂中。每逢新学期第一节课,同学们都能够看到本学期的教学大纲,并可以针对自己的兴趣点向陆老师提出建议,包括对课时安排的详略,对课堂外的延展等等。陆老师会根据学生的建议对教学大纲做适当的调整,他希望课堂能够真正成为为多数学生提供知识、激发兴趣的平台。

在课堂教学中,陆老师以生为本,轻松自如。在班导师的角色上,他则更喜欢用亲身经历为同学们解答疑惑。针对在同学们中存在的如何处理好学习与工作之间矛盾的问题,陆老师便与同学们分享了大学作为学生会文艺部部长,带领文学院合唱团表演《四渡赤水出奇兵》在武汉大学金秋艺术节中获得一等奖的故事。“当时又要请专业老师指导,把不同年级的几十号人聚在一起,又要前前后后张罗租服装,的确挺辛苦,但最终结果出来,还是值得的。”即使面对繁杂的工作,陆老师依然有时间多读闲书,搞好本职工作,诀窍在于遵从自身兴趣。“大学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同学们一开始可以尝试参加各种各样的组织,但最终应该确定下自己的兴趣点,不要面面俱到,要选择真正让自己获得成就感的一到两个,认真为其付出,做到‘术业有专攻’。这样才能在某些方面有所成就,有所收获。”

潇洒人生,以家为佳

工作之余,他酷爱健身与旅游。在体育老师的父亲的影响下,陆老师从小就接受了一系列的体能训练。在长期的锻炼中,他发现健身是一种十分有效的减压方式:“写博士论文思路受阻的时候,去健身房里出一身汗或者去游泳池里游几个来回,回来洗个澡,思路就清晰了许多。”运动带给他的是不只是健康的身体,更多的是乐观的心态和挑战突破自我的快感。  

在他眼中旅行是放飞自由,解脱自我,活出自我的一种方式,他很享受行走各地、探索未知的乐趣。从温婉的东南到辽阔的西北,从繁华的长三角到神秘的吐鲁番,他的足迹印在名川大山中,留在古色古香的街巷里。

行走山河的自由感随着一对儿女的降生渐渐离他远去。但对他来说,四口之家的宁静恬淡更是人生的幸福。工作学习之余,陆老师几乎将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孩子身上,不管多忙,他每天晚上都会给孩子们讲睡前故事,闲暇时也会带他们到各处看看。对于孩子,他并不愿他们过早地进入繁重的课业学习中,更多地希望他们能够培养起对阅读的兴趣,多读“闲书”、多读好书,将来做有知识,有情怀,对社会有益的人。

“运动锻炼我的体魄,旅行愉悦我的身心,家人是我永远的港湾。健康快乐,看似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其实要做到并不容易。这是我对自己的期望,也是希望我的孩子和学生们能够做到的。”

书是有字的生活,生活是无字的书。陆方喆老师的哲理探索仍在路上,他在桂子山上邂逅的最美景色还在下一个转角。细水长流间,陆方喆老师不卑不亢,稳步向前,继续搭建他的对外汉语之桥。

上一条:张清华教授做客文华讲谈:剖析当代文学,探察潜在机妙 下一条:江少川老师做客文华讲谈:恃时空跨域,窥诗学张力

关闭